出于内心的恒定、谦逊与真诚——胡华丁山水艺术画读后

2018-02-22 16:17:38 作者:沈文华 来源: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

作者:沈文华

胡华丁,1931年出生浙江兰溪,祖籍安徽歙县,浙江大学教授,著名的山水画家和艺术评论家。曾在浙江人民广播电台编辑部工作,196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先后在杭州大学和浙江大学任教。他发表科研论文和时事杂文500余篇,艺术评论100多篇,主编和合编著作20部、专著20余部。华丁教授,兼擅文笔和画笔,被传媒誉为“用两支笔描绘世界的人”。这在他的自传体文论《我的笔缘》和《我的画缘》中,略道其详。

今年已是87高龄的华丁教授,不但在写作上著作等身,而且在书画艺术创作中成果丰硕。在《美术报》等报刊和书刊已发表画作190多幅,有《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集》、《世界书画家铭录》等148种大型书画集辑录其作品。1996年,其画作《柳溪泛舟图》在首届海峡两岸书画名家精品大展中获得金奖,原作由台北九天书画院藏。作品远播美、日、韩、新加坡、西班牙和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华丁教授,是杭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逸仙书画院画师。他说,自1992年初退休以后,他不注重名利,不追寻荣誉,传播艺术作品于千家万户,为寻常百姓带去美的享受和艺术的熏陶。他馈赠、赈灾义卖的书画作品约有2000多幅,书法作品600多帧,贺卡画数以千计。今年8月,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华丁文集》三卷本(传记杂文卷、文论卷、艺论卷)计93万字。

华丁教授,在绘画上崇尚传统与创新并重,善于从整体上精准拿捏画面布局和结构层次,注重墨的浓淡变化即色的层次变化。黄宾虹的有些画作,他曾临摹过几十遍。出版过两本专著《黄逸宾山水画研究》、《黄逸宾山水画论丛》。黄逸宾与妻子,有一年在正月初一登门看望华丁教授,称他的画是“浑厚华滋为宾虹先生画的精髓”。黄逸宾还绘制多幅字画及册页相赠华丁教授。中国美术史学泰斗、文人画一代宗师、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王伯敏,曾于2009年元宵节在其儿子的陪同下,去寓所登门看望华丁教授。绘制《消暑图》、《渔洲》相赠。2001年2月和2006年元月曾两次书赠《石岛》和山水横幅《共住小江洲》,其题字题画“逸老逸品”、“一树一石一舟”,足见彼此的深厚情谊和高尚的人品画品。王伯敏大师还累计写给华丁教授亲笔信有40余件,正如华丁教授所言:“吾师予我,恩重如山,终身受益。”

华丁教授,画师学黄宾虹,师从黄逸宾,师尊王伯敏,使他的画艺颇具大师们的画风。他的画幅神情并茂、意境清逸、品之动容、读之动情。所绘偶留空白,似不经意,颇得灵动;所绘树舍石涧、笔力厚重,线有骨法;所绘人物,寥寥数笔,神态盎然;所绘树石舟人,笔墨功力深邃,似是随意,不失法度,石虽坚硬,却有灵气;所绘花设,却富有神韵;所绘云彩山脉,淡然幽深,意境深远;所绘清新树林,朦胧通幽,农屋小院,江上小舟,生气勃勃。如《重峦幽居》图中,华丁教授用的闲章是“宾翁门下”,即意为黄宾虹和黄逸宾的学生。华丁教授,画艺上神传黄派山水之精髓,深得王伯敏大师之画风。这在他的山水画作中体现了他们共同的艺术特色,即用西画水彩和印象派点彩的技法,去强烈地表现出祖国美好山水的诱人景色。留意在方寸之间浓淡干湿,变化得法和用笔使墨的率性自然。华丁教授,在传承黄派山水艺术特色的同时,创新自己的艺术个性,注重时代的气息和意境,个别布局用墨强调鲜艳的色彩,尤其是人物造型的点缀,强调先人夺目的视觉效果。

当下,曾有读者提出黄宾虹的画“似乎并不太好”,“看不懂”的疑问。华丁教授说,在中国近现代绘画史上,黄宾虹与齐白石并称“南黄北齐”。黄宾虹是真正的大师,除非你对中国的文化无知,对传统的无知……在《论绘画贵有特色》一文中,华丁教授概括黄宾虹的山水画黑、密、厚、重。特别是他的墨法和水法,前无古人。在《“黄逸宾画集”艺术语言初探》一文中,华丁教授概括为,一是格调清雅,逸气横流;二是脱略形似,注重神韵;三是大巧若拙,返璞归真;四是讲究笔墨,随类赋彩;五是出笔爽利,注重气势。在《儒雅飘逸,神韵天成》一文中,华丁教授称赞王伯敏大师,一是讲究作品的构图;二是笔墨透逸苍润、水汽氤氲;三是尊重成法,注重创化。学大师之画,难在笔墨,贵在气韵。华丁教授言简意赅地对笔者说,中国画形似不易,神会更难。这除了画家要具有扎实的笔墨功力之外,更需画家人格、才气、气质、气度诸方面的修养。这些在《华丁文集》艺论卷中《画品与人品、《书画家要有精品意识》等艺论中提出了独到和鲜明的观点。

华丁教授,耄耋之年,笔力精健,仍勤奋耕耘在艺术的厚土上,艺术理论研究和书画实践创作并举。出于内心的恒定,几十年来他以平心静气的创作定力和初心不泯的艺术追求,做人民的画家,时代的讴歌者。无论是他的山水画创作、长卷题材、城乡乐居册页,都以反映现实为主,诉说着自己热爱生活的情感,记录时代前进的风云变幻。所以在他浓淡相宜的画笔下,常见的是形形色色的山川沟壑、农院小屋、西湖垂柳、城乡民居的场景片段。如“山里人家”、“最忆是杭州”、“山居图”等。出于内心的谦逊,华丁教授对绘画创作始终保持一颗虔诚之心。这对于已87岁高龄的他来说尤为重要也难能可贵。两年前,他在儿子的陪同下,不顾高龄体弱,随旅行团考察访问台湾,了解他笔下要展示的台湾山水风貌和人与事的精神,这也是一种观察、感染、浓缩、加工和表现的创作手法。如“山乡情趣”、“青山无衰老可爱”、“岩林秀色”等。出于内心的真诚,华丁教授总以正面歌颂的方式去表现。一是,他习惯选取一个山水鲜活的截面来映射出其背后的所需展现的精神点加以揭示。如“山水画乃写自然之性”、“霜林清趣图”、“深壑崖屋图”等。二是,他笔下的山水与人物永远没有阴暗,揭示的总是正能量,以青山绿水启迪人们充满诗意和祈盼,昭示生活中前进的力量。如“层峦叠嶂”、“江南山水到处入画面”、“远意景深”等。

读华丁教授的山水画作品,能从农舍农院中反映出农村的可喜变化;能从人物背面和侧面的造型和色彩感受到他们对美好山川的热爱和他们幸福生活的笑容;能从江中小舟晚霞渔唱的景色中,感知到人物依然以一种安祥、自在、精神富足之态让人仿佛置身其中,品味大自然造化的无穷乐趣……

读华丁教授的山水画作品,不只是在读一段山壑、一处农舍、一条江河、一轮日出、一个人物、一幕故事,更能读到画家内心深处涌动的情感,以及他心心念人的世间真、善、美所在。

华丁教授,2011年底爱妻病逝后,悲痛欲绝。他与笔墨相濡以沫多年,沉浸山水画艺术创作中悟出的心得体会,指引他走向一条“新路”。室陋心不陋,心雅室生香。在浙大文三新村宿舍的4楼,书房只有六平方米,书柜堆满了书,书桌还是堆满了书,字与画堆砌于案台,他将中国画的各种技法融于他的无限的山水画中。他认为,绘画贵有特色,只要多画多思,边画边思。“斯是陋室,唯吾德馨”。此乃,人生之大境界也。

华丁教授,对水的认知和应用比较透彻,水法在中国画应用中,最难把握,最能产生偶然效果,加以借鉴,可以实现“墨以破用而生韵,色以轻着而无痕”的奇特效果。时而简笔、时而浓重、时而密集、时而缀色,这在他多幅新作中,很好地诠释了这一认知。

个性,是一个艺术家的生命力。画中国画者,甚众。华丁教授融中西画技为一体,融黄派大师之精气神。如何更好地探寻险境再出新奇,需要睿智,需要勇气,才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而这些,正是艺术家的人生阅历、志趣与视野的生发。

华丁教授在电话中二次对笔者说:“平生有三个愿望,一是出版个人文集,二是出版个人画集,三是举办个人画展。”祝愿华丁教授身体康健,心想事成,艺术之树常青。(作者系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

关键词:读后山水内心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