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鸡”伤得最重的是农村孩子,却容易被忽视

2018-02-26 17:07:48 作者:   来源:澎湃新闻

\

2月16日大年初一,广东湛江市徐闻县,一女孩蹲在墙角玩手游,一男孩旁观。东方IC 图

原标题:深观察|“吃鸡”伤得最重的是农村孩子,却容易被忽视

春节之后,各种“返乡体”的文字纷纷见诸媒体。已是城里的人,回去看那注定回不去的家乡,既是那么亲切,又是那么陌生,返乡的文字为中国留下了一个个信息满满的“切片”。

有媒体刊发了《一个干部教育工作者的春节返乡手记:被手机游戏围困的乡村和未来》:农村少年正在被手机游戏吞没,手游瘾成为乡村“流行病”,甚至到了不懂“吃鸡”是文盲的地步。“除了睡觉,哪怕吃饭、上厕所、走路,村里的青少年手中也往往横着手机”。“表哥家的侄子刚刚读幼儿园大班,但是网龄已经有两年。他四岁时接触到《王者荣耀》,便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已经是个‘吃鸡达人’,还收了姨妈和姨夫两个学生。”之前运营商承诺的防沉迷系统,则成为一道摆设,孩子随便拿父母的身份证号注册,玩多久都不会有影响。

农村孩子被手机攻陷的原因很多,主要是留守儿童,缺乏家长的监护和指引;学校撤点并校之后,孩子需要在外食宿,有了一定的生活花销,很容易被“挪用”到手游上,而且智能手机已成孩子的标配;此外,中国大规模的城镇化跃进,让“孩子们自觉地远离了田野,转入了游戏地图”。

总之,失去对自然的亲近,缺乏父母的监督,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学习的压力,让孩子们感到了“现实生活的枯燥乏味,转而更加迷恋和依赖虚拟世界”。

\

2月19日,湖南省桃江县,家长们在打麻将,一旁三个小孩坐在地上玩游戏。东方IC 图

之前,澎湃新闻发表了图片新闻《孩子们的春节,除了寒假作业真的只剩手游了吗?》,从广东湛江市徐闻县到湖北恩施宣恩县,从陕西晋城市到浙江金华市,照片里佝偻着身体的孩子,紧盯着屏幕,关心着那方寸里的得失,却全然不顾身边的亲人和年夜饭,冷漠隔着屏幕也能传出。

年前,就有报道称,陕西平利县一偏远山村教师在家长群里,给家长布置了一份“家庭作业”,要求家长多陪陪孩子,少打牌玩麻将,要求删除让孩子上瘾的“吃鸡”、王者荣耀等游戏。

在去年六七月份,对于王者荣耀的全民讨伐中,以都市白领一族为主体的网络话语,将沉溺问题指向家长监护不到位,认为游戏不该背亲情缺失的锅。但是,农村少年(特别是留守少年)本来就缺乏父母监护,手游更会趁虚而入,其危害程度可能远大于对于都市少年的伤害。不能因为农村人缺乏话语权,就忽视沉迷手游对农村少年的负面影响,“沉默的大多数”往往才是受伤最严重的。

舆论场里,常常是北上广深的中等收入家庭的孩子,在芭蕾班、跆拳道、钢琴考级、奥数班之间焦头烂额;全职妈妈为辅导功课,气出心脏病……这种“都市话语权”可能掩饰了真问题。比如,城市孩子沉迷手机的问题,更容易被关注,但他们并不是被手游伤得最重的;相反,农村的孩子因为缺乏家长的优质陪伴,又缺乏都市的丰富娱乐手段,更容易沉溺于手机游戏给出的快乐反馈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田丰曾做过调查,认为王者荣耀并不是依赖于“经济碾压”的所谓“重氪”游戏,很多玩家都是底层、小镇青年。但是,正是因为这款游戏的“轻氪”性质,费用相对低廉恰恰成为重度吸付底层青年、留守少年的魅力所在。

对于网络游戏,不应该一棍子打死;但是对于掌握话语权的城市人来说,不能选择性忽视手游对整整一代农村少年的负面影响。这个议题与城乡二元化、高速城镇化、留守儿童等社会议题息息相关。“男孩为打游戏偷手机”“熊孩子疯狂打赏游戏主播”,甚至四川大竹县13岁留守少年因沉迷手游而偷盗杀母等极端个案,主要发生农村、小城镇以及城市的低收入家庭。“贫瘠的土地只能哺育苍白的灵魂”,不能听任一代农村少年的沉沦,进而形成身份代际传递的严重社会问题。

游戏本身不是洪水猛兽,但是缺乏亲情陪伴、娱乐手段亏乏的农村孩子,很容易被手游的洪水猛兽所吞没。在中国高速城镇化的大变局之下,网络游戏大范围影响农村的年轻一代,这不是危言耸听。对此监管部门要拿出硬手段,相关运营商要拿出良心,相应的实名制、防沉迷系统不能再是掩耳盗铃。

 

关键词:农村孩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